新笔趣阁 > 其他小说 > 归于诺非严 > 正文 第七章
    在手术室外度日如年,每一分每一秒都是煎熬,她不会有事的!不会的!不会的!

    程诺默默在心里祈祷,求求你了老天爷!依依这辈子已经够苦了,只要她能好好的,自己可以……可以……

    “有消息了吗?”严泽出而复返,面色阴沉。“手术室有消息了吗?”

    “还没有!”程诺在走廊来回走,嘴里念念有词,紧张的手不停地发抖。

    “坐下!”看着程诺走来走去,心里一阵烦躁,一拳砸在墙上。

    墙壁磨掉了一层皮,血顺着握住的拳头缝一滴一滴落在地上,在这寂静的走廊上格外的清晰。

    程诺看着那触目的红,猛吸了一口气,大步走到长椅做了下来,嘴里倒还是念念有词。

    在祈祷到第一百零二遍的时候,手术室的门终于打开了!

    程诺一个箭步冲过去,严泽缓缓起身,也围了上去。

    “大人平安吗?”程诺声音有些颤抖。

    “母子平安!是个男孩,早产儿身体太弱,已经送到保温室了。”医生做完手术出来报平安,整个人显得十分疲累,但还是带着一抹淡笑。

    “母亲呢?”严泽表情严肃,声音略有些急切,方才说难产,孩子保住了,大人情况还好吗?

    程诺瞪了他一眼,没有出言反驳,他也很担心。

    “母亲现在身体太弱,要转ICU观察。”

    程诺的心刚放下又提了起来,那就是还没有脱离危险期。

    “病人家属跟我来一趟,有些情况要详细说一下”医生往一个办公室走去。

    程诺跟着医生,严泽也跟着进去。

    护士看了一眼严泽,见程诺没说什么,也就不吭声。

    主要是程诺知道,即使让他出去,他也不会听的,自己现在不想多费口舌。

    “病人的身体本就很弱,以前受过大创伤,”医生的态度有些不好,这家人这么照顾孕妇的:“这次难产伤了根本,能活下来已经是不幸中的万幸,以后应该是很难再有孕。”

    说这句话时,医生主要盯着程诺,知道他是病人的丈夫,很难有孕是委婉说法,其实是根本就不可能再怀上孩子了。

    “什么?”严泽喊了一句,吓得医生连连瞪了几眼,这个男人到底是谁?比家属还激动!

    严泽阴着脸,已然双眼充血,愤怒至极又些许后怕。那个孩子……原本自己是打算……

    现在这样,依依这辈子可能就只有这一个孩子了!也不能再跟孕育属于自己的孩子。

    越想越气,严泽抬起手狠狠的砸了下桌子,怒瞪程诺!

    “你看我干什么!我还没有找你算账呢!”程诺被吓了一跳,不甘示弱的骂了一句。

    在程诺眼里,能保住现在这个孩子已经是意外之喜,本来也就不打算再生,只要依依平安就行。

    但不生跟不能生是两回事,而且依依这次又重伤了身体。

    严泽心里憋屈的很,也渐渐冷静了下来,一边听医生的叮嘱,一边开始谋划,现在这个情况原有的计划是行不通了……

    听完医生医生提的注意事项,从办公室出来,两人都到了ICU的病房外,虽然病人还未脱离危险期,不允许家属探视,但这好像难不住手眼通天的严泽。

    严泽打了个电话,就被安排跟着护士去做了全身消毒,穿上无菌服,抬脚要往ICU进。

    程诺手疾眼快的拉住严泽,自己也想进去,而且作为丈夫自己比严泽更应该进去。

    严泽近乎粗鲁的甩开程诺的手,贴近程诺的侧脸阴森森开口:“你想进去?那保温箱里的孩子你还要吗?”言语之间充满了威胁。

    “你要做什么?”程诺后退半步,眼睛闪过一丝惶恐,严泽不会对依依做什么, 但是对那个孩子恐怕是……欲除之而后快。

    “好好在外面守着你的孩子,那么弱……可不好活下来”瞪了程诺一眼,转身进了ICU。

    程诺站在气的浑身发抖,如果非要追究能进去的当然是自己,但自己又赌不起,严泽心狠手辣,那可能是自己和依依唯一的孩子。

    身为丈夫却眼睁睁看着另一个男人靠近自己的妻子,看着他站在病床边,含情脉脉的眼神望着依依。

    没有什么时候现在还要痛恨自己的柔弱,从骨子里都透着无能为力,舌尖已经被咬出了血,疼痛让人稍清醒了些。程诺闭上眼睛摇了摇头转身往保温室走去。

    也是隔着窗户看保温箱里的孩子,皮肤非常的鲜红薄嫩,胸壁随着呼吸而出现凹陷,整个人小小的一团,程诺的心软成一片,这是我和依依的孩子啊!可是……却受了这么大的罪,心一阵一阵发疼……

    “依依”严泽握住依依的手放在嘴边吻了吻:“我回来晚了,也许……当年我不应该走,可是我害怕……对不起依依”

    回想起依依现在的情况,出了车祸失忆,被程诺哄骗结婚,怀了孩子又难产!自己在时,时时刻刻护着她,自己一走,所有人都能来参一脚!都想害依依!程诺趁人之危哄骗你,我不会轻易放过他的!”

    自己会一个一个收拾!唐丝丝的惩罚现在看来也是轻了!现在最重要的就是依依身体好起来!上次见到依依,虽然想带走她,但也总感觉来日方长,想先解决好那些阻力。可是这才过了一个月,看着躺在icu里这张脸,苍白无力好像没有呼吸,若不是心电图机还有着波动,呼吸弱到几不可闻。

    严泽的心一紧,若依依不在了,那自己这些年的努力又到底为了什么?

    严泽在病床边守了五天,程诺在窗边看着严泽守,心里一片荒芜,这几年的相处也算是自己偷来的!若是依依愿意跟他走……

    程诺记忆中的归依依,像一只狡猾的小狐狸,充满傲气披满铠甲,跟现在温婉弱小样子完全是两个人……

    “医生!”严泽的惊呼打断了程诺的回忆。

    程诺透过窗户往里看去,心跳骤停。

    医生闻讯赶来,程诺也想跟着进去,却被告知在门口等着。

    “医生!她的手刚才动了!”严泽有些激动。

    医生从口袋里掏出手电筒,拨开依依的眼睛轻轻照了照,又测了测心跳,向旁边的护士讯问了病人的血压,一切都很正常后,才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“是好事,病人应该很快就能醒来”医生和护士都退到了一边,病人的身体有些复杂,他们也不希望病人出事,情况好转大家都很高兴。

    “好”严泽脸色明显好了许多,完全不同于那日想吃人的恐怖样子,又仔细盯着看了许久,然后握住了依依的手。

    这五天一直靠着输液补充营养,整个人肉眼可见瘦了一圈,手上一点肉都没有。一定要好好守着,等依依醒来第一眼看见的就是自己!

    身体传来阵阵酸痛,骨头好像散架了一样,眼睛好沉……我努力睁开眼睛,俊美的面庞映入眼帘,线条棱刻如刀锋,一双桃花眼布满血丝,整个人显得疲惫不堪。

    严泽一直在盯着,见人醒来第一时间就看到了,立刻按响了呼叫铃,也不敢喂水,等着医生来进一步检查。

    “依依?你醒了!感觉怎么样?”严泽的声音温柔无比,紧紧握着我的手。

    可是我的喉咙干哑,说不出一句话,甚至连手都抽不出来,只能静静的看着严泽,很想问问他程诺怎么不在,为什么他会在这里,还有我的孩子好不好……

    半响,见到程诺跟着医生一起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“先生,请你让一下,让我们帮病人再检查一下身体。”

    严泽松开手,起身让开位置,但目光也一刻不肯离开。

亲,点击进去,给个好评呗,分数越高更新越快,据说给新笔趣阁打满分的最后都找到了漂亮的老婆哦!
手机站全新改版升级地址:https://book.myk3.com,数据和书签与电脑站同步,无广告清新阅读!